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全部分类 > 优美散文

左耳:杨柳岸 红色世界的梦想

作者:临岸却孤独 来源: 转载 时间: 1970-01-01 阅读:
 

温暖的风仍然冲刷着柔软、油腻、像镜子一样的湖面。

缠绵的雨,依然是红尘中的清凉。

我是偏执狂,还在夜月杨柳岸流浪。

我现在站在杨柳岸,我们一起许下承诺的地方。没有柳柳成荫,只有梦。

3354题词

雨冷得冒烟,独自站在北方,对岸灯火阑珊,春光朦胧,她想轻飘飘地写,却被不合时宜的雨打湿了脸。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也成了旧日的烟雨,孤影,被摇曳的枝桠掩映,孤舟能否到达命运的彼岸?

夜月是荒凉的,精致的,明亮的,被无情的寂静的湖水吞没,映照出一张苍白而辉煌的脸。我依稀进入了记忆编织的梦境,蒙蒙的蓬莱试图阻隔你我。在我杂乱的思绪中,我的眼睛是模糊的。我试图握住那双纤细的手,却被一场姗姗来迟的冷雨惊醒。命运的硝烟散去,在没有交集的天空。我抬起头,唯一留下的是转瞬即逝的彩虹,一场风暴和千年的泪水。

总是太匆忙,我们跟不上,总是太沉默,我们毫无准备。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走在每一条街上,霓虹灯下,有多少人在独自徘徊?明亮的星空下,也会有斑驳的身影。哭泣的心,在空窗前,诉说岁月的无情,编造油尽灯枯的承诺。

静静的走在柳岸,带着不可磨灭的誓言,在云淡风轻中走来走去,只为找回似曾相识的淡淡回忆,只为回忆那一片片温柔微笑的话语。蓦然回首萧瑟处,无风无雨无晴,梦中的陌生身影已落入记忆的苦海。

我做一辈子波希米亚人,我允许你们永远生活在一起。除了堕落,我追求的是一场暴风雨后的平淡。如果我坚强了太久,我也应该把心中泪水的自由还回去,让它们随风飘向远方。我不知道我的灵魂属于哪里。流年里,只有杨柳一如既往地站在原地,却已失去了原来的模样。历经沧桑,何必强求那些曾经还挂在你脸上的笑脸?

伤感的文字,陈旧的摆渡时光,重叠记忆的伤痕。世界上,有多少轮回的篇章可以重复?在时间的指引下,我们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行,留下的只有回忆的足迹,终将被岁月的风沙掩埋。只有熟悉的杨柳岸在等待曾经的承诺。

作者徐文



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